「葉兄弟,你請說,別客氣。」

「太虛宗的劉長老不是好人,你之後在太虛城一切行事,必須要小心謹慎,能避開他則避,若是避不掉,也不能與他深交。」

王陽重表情愕然,顯然沒想到葉缺會在劉長老殷勤的招待下,說出這種話。

葉缺看出王陽重的表情,伸出手,搭在他的肩膀上,「王兄,你信我嗎?」

王陽重想也不想,「當然信!你這兩天..」

葉缺搖搖頭,再次示意王陽重不用繼續說下去,「那麼,王兄,再信我一回,劉長老不是個好人,你要在這太虛城開設分院,第一個要小心的就是他。」又說:

「在我離開之後,若是劉長老問起我的事,你便透露我是霸刀宮的弟子,要去別的地方辦事,短期內不會回到太虛城。」

「若他這樣還不滿足,你就再透露他,我之前代表霸刀宮參加三鼎斗試。

王陽重雙眼睜大,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,「你..」

葉缺又擺起手,再次阻止王陽重說話,畢竟他們現在站在龜元樓門前,裏頭是太虛宗的工匠,難保他們之中沒有人是劉長老安排的眼線,若是他的身份太早就被劉長老掌握住,對王陽重來說,可不算是個好消息。

而葉缺話語內隱藏的意思很簡單,就是要讓劉長老覺得過一段時間之後,他就會回去,留着王陽重這條線,就等於留着與天下三大門派之一的霸刀宮的連接。

這樣的機會,葉缺相信劉長老絕對不會放過,因此,在短時間內,王陽重等人在劉長老眼裏依然帶有利用價值,不會刻意刁難。

至於往後的事,就只能以後再說了,葉缺自問已經做得夠多,與王陽重幾人萍水相逢,縱使認同他們的理念,但是那畢竟是玄清派想做與要做的事,他來到東大陸另有目標,現在,幫完王陽重與玄清派之後,是時候該往自己的道路前進了。

對於葉缺的話語,王陽重絲毫沒有猶豫,說道:「好,我記起來了。」鄭重道:

「葉兄弟,真的很謝謝你!玄清派還有我個人,欠你一份大恩情。」

葉缺露出微微一笑,雖然在這個世道,王陽重的真誠不做作的性格很可能會招來麻煩,可是葉缺真的很喜歡王陽重,在修真界,這種人越來越少了。

「別這麼說,王兄,別忘了,我們是朋友。」

聽到這話,王陽重臉上更是露出大大的笑意,「是,是朋友。」

葉缺對王陽重點點頭,隨後對三名師弟拱手,「再會。」

葉缺輕輕一笑,點了頭,轉身離開。

王陽重與師弟四人,就站在龜元樓的門口,望着葉缺的背影越來越遠,直至消失在人群之中。

葉缺走出太虛城的城門之後,往前走了二十步,並沒有馬上飛身離開,而是拿出昨天夜裏買的東大陸地圖,在地圖上找尋電逸宗與赤霄槍宗的方位,隨後決定要先往距離較近的電逸宗而去。

葉缺收回地圖,腳步一踏,往東南方的方向飛射而去,就葉缺自己判斷,這段路程大約要花上一天半的時間,大概要到明日的日落時分,才能抵達電逸城。

當然,若是全力飛行,葉缺在一天內就抵達電逸城,不過葉缺可不想在旅途中耗廢太多真元,畢竟誰也不能預料,途中會不會再次出現黑衣女子與尋仇的大漢。

不過才飛了約莫半個時辰的時間,葉缺就不得不往下落,因為天空上的烏雲越來越濃厚,甚至傳來了轟雷之聲。

葉缺下意識地降低飛行的高度,以他的修為,若是被雷電擊中,雖然不會造成太大的損傷,不過渾身酸麻的感覺並不好受。

。男兒有淚不輕彈,但那並不適用於所有情形。

多哈當地時間2011年1月29日晚上9點47分,北京時間1月30日凌晨1點47分,齊策本場比賽第三粒進球洞穿川島永嗣雙手的那一瞬間,不知有多少球迷在這一刻淚水奪眶而出。

剛才七十多分鐘的進球,球迷們在興奮慶祝的同時其實也很擔心被扳平

《綠茵之寒冰射手》第八十三章亞洲最佳(亞洲杯篇結束) 宮玉愕然,真要發生那種事,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辦。

拓跋浚在她的額頭一彈,讓她回神,「傻丫頭,你想救夏文樺,也犯不著讓自己去冒險吧?而且這冒險一旦失敗,便會付出生命的代價。」

宮玉抓下他的手,「可你不是說了嗎?有七成的把握。既然有七成的把握,為何我們不去試一試?」

「但你卻有三成的可能會死。」

宮玉張了張嘴,隨即道:「我不怕。」

「哎!」拓跋浚嘆息,「你不怕,可我怕,你若發生危險,那咱們的孩子怎麼辦?」

「咱們的」,他現在都把夏青月和夏青陽當成是他自己的孩子了。

不過,那兩個孩子是他這身體跟宮玉生的,的確也算是他的孩子。

宮玉有些不適應,愣了愣,卻也不知道該如何安排那兩個孩子。

只有七成的可能,她可不敢把孩子帶著去。

她護子心切,哪怕有一丁點的危險,她都捨不得讓孩子去冒險。

「你能自己去嗎?」她轉而問。

拓跋浚心下一涼,一點傷感便從眼中流露了出來,這是不準備陪他了嗎?

雖然那也是他所希望的,可他……

心裡很矛盾,他一方面希望宮玉陪著,一方面又怕宮玉發生危險,而想要宮玉留下來照顧孩子。

暗中嘆息一聲,他無奈地點頭,「可以試一試。」

宮玉道:「假如進入神凰秘境后,文樺和文軒醒來,他們能聽你的指揮繼續在裡面行動嗎?」

拓跋浚皺著眉頭,無法回答。

對於神凰秘境,夏文樺和夏文軒一點都不了解,這種情況下,他如何敢期待那兩人在知道他對神凰秘境的介紹后,便不會走錯路?

時間不多,一旦在裡面耽誤了行程,那他們就沒有活命的機會了。

神魂灰飛煙滅,這和普通的死亡還不太一樣,很殘忍。

夏文楠倒是在神凰秘境住過幾個月,知道裡面的方位以及環境,可關鍵就是夏文楠不在,而他此行也是為了尋夏文楠的那一魂一魄。

他的沉默讓宮玉心頭一緊,無需說都知道他沒有把握了。

「呃,時間到了。」

心中警鈴一響,拓跋浚便難受地扶額。

一人佔用四個時辰的時間,而他這四個時辰,一點都沒有休息,像是在燃燒這身體的生命一樣。

說來,夏文軒的犧牲最大,他的四個時辰,總是拿兩個時辰來睡覺,以減輕這身體的疲憊感。

「拓跋浚……」宮玉驚然喊他,他們商量的事都還沒有決定下來啊!

拓跋浚撐不住,猛的趴在矮桌上,便睡了過去。

在他蘇醒的這段時間,夏文樺和夏文軒的魂魄都在沉睡,三人是排著班的,算下來夏文樺都睡八個時辰了。

就正常人來說,哪裡睡得了這麼久?

是以,時間一到,夏文樺就醒了。

而在宮玉看來,這身體就是趴下去靜默了一下,就又撐起頭來。

夏文樺感覺到口中的腥味,摸了摸嘴角,道:「玉兒,我怎麼了?」

目光一轉,便看到拓跋浚在房中布置的陣法。

他滿目疑惑,「這是……拓跋浚整的嗎?他在幹嘛?」

由於三人是獨立的存在,是以,拓跋浚做的事,他都無法感應。

「你是文樺?」宮玉先確認他的身份。

「嗯。」夏文樺抬起手臂,骨節分明而修長的手指握住宮玉的手,讓宮玉坐到他的身邊來。

宮玉看了看他,苦逼地轉換自己對眼前這男人的認知,道:「拓跋浚他,他……」

話到嘴邊,她又多轉一下腦子:她要把拓跋浚做的事誠實地說出來,以夏文樺的脾氣,是絕對不願意讓她去神凰秘境冒險的。

這麼一想,她的眸光轉動,便找一個借口來搪塞:「拓跋浚好像要煉神功,所以就整了這麼些東西,我也看不懂。」

夏文樺不解道:「那這身體怎麼受傷了?」

胸中還有血氣翻湧的跡象,不是很舒服。

「他強行運功,想要恢復當年的神功,然後,可能血流不暢,就吐血了。」宮玉盡量地編得真實一點。

夏文樺看她眸光閃爍,狐疑道:「真的嗎?」

「嗯。」宮玉點頭,「他說你當年把他的神功耗盡了,致使他沉睡了多年,現在像一個廢人似的,所以他便想再繼續修鍊。」

夏文樺了解拓跋浚對神功的迷戀,從宮玉的臉上看不出啥跡象來,他也就相信了。

目光在宮玉的臉上停留了一會,他便心疼地輕撫宮玉的臉蛋,「玉兒,你瘦了。」

宮玉一怔,轉而微笑:「我我……還好,都不用減肥了。」

這段時間操心的事情太多,她不僅睡不好覺,還吃不好飯,不知不覺的就瘦了。

「咳咳咳。」夏文樺想起身,卻是才動一下,就又抑制不住地咳嗽。

宮玉忙扶住他,「文樺,你是不是又難受了?我扶你去躺著吧!」

夏文樺不動,若有所思地感受一下自己的身體,頗為認真地問:「玉兒,這身體我總覺得不太對勁,你老實告訴我,拓跋浚有沒有說過我……我們是不是活不久了?」

聰明如他,即便宮玉對他隱瞞了一些真相,他也能察覺出來。

宮玉一愕,「你何以會有那種感覺?」

夏文樺的手按到胸口上,「這裡,每一次醒來都像是要爆炸了一樣。」

正是因為有那種極度掙扎才能復甦的感覺,他才懷疑他們離爆體而亡不遠了。

宮玉張了張嘴,心疼地抱住他,「文樺,我不要你出事。」

夏文樺靜默。

他也不想出事,他也想陪著宮玉和孩子平平淡淡地過完這一輩子,可是上天對他好像不是很友善。

他嘆息道:「玉兒,無論如何,你都要好好的,咱們的月兒和陽兒還需要你來照顧呢!」

宮玉搖頭,「我照顧不好,沒有你,我照顧不好他們。」

夏文樺輕輕抱住她,咳嗽兩聲,道:「我想進宮,你陪我去吧!」

宮玉怔然抬頭,「你進宮去幹嘛?找夏文棠?」

「嗯。」夏文樺深情的眼眸凝視著宮玉,「大梁的幾十大軍不是把整個刺納國都拿下了嗎?我想去問問他接下來將如何處置刺納國的百姓。」

「啊?」宮玉一臉的茫然,夏文樺何時如此關心刺納國的百姓了?

。內容還在處理中,請稍後重試! 「使匈奴中郎將,五原郡九原縣人,姓呂名布字奉先。」

「其官為何如此之重?」董卓聽到李儒這般說,於是有點驚訝。

畢竟乾爹才只是一個小小的州刺史。

而其乾兒子居然是鎮守一方的大將。

「此人勇武之名以傳天下,去年休屠各部聯合南匈奴叛亂,其一人以三百騎以龜茲殺入敵後,不足一月,盡覆匈奴。先帝嘉其功,親封使匈奴中郎將,鎮壓南匈奴。」

李儒款款而來。

雖然說自己的老岳父不管這些天下事,但是他卻是對天下事非常的好奇,對於并州發生的事情也是記憶深刻。

「真英雄也!」

董卓這樣的說了一句,但是並沒有當做一回事。

畢竟對方是漢帝親封的使匈奴中郎將,那麼必然是聽詔命不敢隨意的出兵的。

如今自己把控朝廷,皇帝聖旨猶如自己軍令,只要詔命下達誰敢不從?

「割了丁原之頭,帶回城內,懸於宮門外,不從者以為戒。」

「諾!」

董卓說完,騎馬而回。

李儒等人跟着,而辦事的人自然是有專人去辦。

那些并州潰兵,真正逃走的沒有多少,大部分都被董卓兵收攏,如此也讓董卓兵榮更甚。

當刺史丁原的頭懸於宮門口之後,引起無數人的驚慌。

與此同時,董卓奏請漢帝嘉使匈奴中郎將鎮守匈奴有功,封其為龜茲侯,假節。

表面是如此,實際上,少帝聖旨已經是朝着南匈奴而去。

這件事的確是唬住了人。

而呂布此刻已經是看到了自己親屬這邊,丁原的名字已經是消失,所以他也知道了乾爹義父已經是死亡。

現在就等著消息傳來,自己為父報仇,也就是差不多了。

雖然說這都是自己的計劃,但是呂布還是感覺到於心不忍。

畢竟如果自己去的話,那麼董卓肯定是沒有可能殺死丁原的,奈何,呂布不想永遠的受控於人,所以他也只能是先讓這個乾爹身死,然後才能夠給其報仇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