也就是這個時候,防護罩拉開,光暈籠罩在了飛船的上方,恰好擋住了那股切割力。

然而——

不夠。

完全不夠。

在這股帶著毀滅力的危機面前,防護罩的這點抵抗力,完全不夠用。

很快——

一聲比之前更明顯,更清晰的咔嚓聲,在四周響起來。

大家定睛一看,發現籠罩著飛船的那層光暈防護罩,正在被肉眼可見的速度,一點點削弱。

這股不斷壓迫著飛船以及四周所有空間的力量,不知道從何而起,也不知道藏在哪裡,似乎是從四面八方而來,且它像空氣一般,無處不在——

楚嬌嬌的心情沉入谷底!

「歹命了!」楚嬌嬌忍不住暴躁的抓了一把頭髮,整張臉皺成了包子。

「我們遇到最麻煩的情況了。」沈長青低聲道,他的聲線清朗,面貌英俊,只是眉宇之間露出的一抹憂慮,讓他看起來顯得並沒有那麼從容不迫。

「是空間摺疊。」沈長青握著飛船操作鍵的手,略有一絲顫抖。

「我們遇到了2層,甚至是3層以上的空間在互相交錯,重疊。」

沈長青說完,轉過頭,看著楚嬌嬌:「我們現在要怎麼辦?」

楚嬌嬌抿抿嘴,道:「其他先別管,把飛船上的所有能源集中起來,供應到防護罩上。」

空間重疊,是一種最為恐怖的力量,堪比毀天滅地。因為他們現在所處的環境是空間裂縫的通道裡面,這裡連接著各個層面的空間,也許是人類所在的第一星系,也許是其他的星系,也有更大的可能是人類位置的位面……而空間裂縫的出現,給了這些距離甚遠的位面一個最短的連通橋樑,所以,理論上,如果能真正的掌控住空間裂縫,隨意開啟與關閉,人類才能真正的實現遠距離航行。

但!

這很難。以現今的科學技術與人類的能力,完全不敢想象。

人類甚至連生存權,都沒有完全掌控,又哪裡有能力與時間,來研發這類位面航行呢?

這些略過不提。

楚嬌嬌等人現在面臨的問題,是空間裂縫通道裡面,出現了幾層位面空間互相重疊的情況,這種情況,是最恐怖的,也是楚嬌嬌等人這次穿越通道,進入空間裂縫之前,最難過的一關,堪比地獄級。

而,兩個空間重疊的發生概率極低,幾百、上千年,都不一定發生,更遑論是發生在空間裂縫的通道裡面……所以,楚嬌嬌深深懷疑是隊伍里的人上廁所沒洗手,才那麼歹命,遇到這種情況,她的懷疑不是空穴來風,是非常有理有據的。

要多糟糕的運氣,才能碰上這種倒霉情況啊?

而,一旦發生空間重疊,在兩個、甚至三個位面空間互相重疊之時,兩個空間重疊部分的所有天體與生物,全都會被一一碾壓。

這個時候,就要考慮自身到底夠不夠皮實了,一旦不夠皮實,可能被碾壓得渣渣都不剩。

但,再皮實的生物,也不過肉體凡胎罷了。在這股力量的面前,實在是太不堪一擊了。

此時,如果防護罩都破裂了,那麼,以飛船本身的硬度與厚度,顯然也防不住這股力量的碾壓。

所以,當機立斷,是要保證防護罩不要有任何的閃失。

但,這何其艱難?

進入空間裂縫前,楚嬌嬌等人做過很多功課,也設想過可能會遇到這種糟糕的情況,然而,真正的面對時,心裡還是忍不住一慌。

在楚嬌嬌與沈長青交談之時,剛剛加固過的防護罩,又開始發出了咔嚓的響聲。

楚嬌嬌喉嚨一堵,咬咬牙,下了一個艱難的決定,道:「我們的能源儲備,全部用上。」

留著能源幹啥呢?

如果這一關都躲不過,留下的那些能源,也沒有任何的屁用。

為今之計,是要保證全員活下來!活著走出這條通道。

沈長青沒有猶豫,當即操控著飛船,將內部儲存的能源,全部傾斜到了防護罩之上,緊接著,大家就看見防護罩的光暈,明顯一亮,在這股碾壓力之下,又厚實了幾分。

氣氛十分沉重。

岳棲元忽然道:「如果我們遇到了空間重疊這種糟糕的情況,那麼,其他飛船上面的人呢?」

飛船內部聊天頻道內,所有人聽到這句話,神色頓時一變。

他們已經用上了所有的儲備能源,但還是不知道能否扛過去這一遭,其他飛船呢?是否也是想通的境遇?

短暫的沉默之後,一直躺在治療艙,已經蘇醒過來的何必,忽然開口,道:「不一定,因為空間裂縫的通道口,並不是同一條,它裡面連接著無數的空間通道,他們也許在我們的身後,也許去了其他的通道。」

他們所在的通道,正在發生兩處空間互相重疊的情況,但其他的通道,並不一定就會發生。

聽了這句話,大家的沉重的心情,微微一輕。

這算是糟糕處境之下,他們能接收到的,比較好的一條信息了。

然後——

楚嬌嬌瞬間瞪眼:「何必學長,你啥時候醒過來的?咋都不吭一聲啊?」

何必聽了這話,忍不住嘴角一抽,也不想想剛才是什麼狀況,那頭怪獸,一看就非常不好對付,他是傻子,啥時候說話不行,非得在那個時候說話呢?

咳咳……

當然了,話不能這麼直白的說出來,否則,就會讓這群討人嫌的學弟學妹們覺得自己膽小怕死了。

何必裝模作樣,用力咳嗽幾下,撫著心口,道:「我才醒過來,發現我們遇到大麻煩了,哎!沒有我看著,你們這些臭弟弟臭妹妹,就是不太行。」 張奎明畢竟是個三十多歲的青壯年男子,哪受過這個欺負,科長怎麼了?

科長就能隨便打人啊!

一拳砸在鼻子上,立刻鼻血都流出來了。

張奎明摸一把自己的鼻血,也火了,直接拎住劉大能的脖領子,上去就是一頓暴揍。

畢竟張奎明和劉大能之間差了20歲。

論體力兩個劉大能加起來,也不是張奎民一個人的對手。

剛才那是張奎明沒防備,才被劉大能得了手。

真的打起來,劉大能立刻被張奎明壓在地上打的嗷嗷叫。

「你敢打我?你要死啊,來人啊,救命啊!供銷社打人了!」

劉大能被打了也心慌的很,這輩子他還沒被人這麼欺負過。

供銷社一向是對自己唯唯諾諾,哪見過膽大妄為到這個程度,居然敢打一食堂的科長。

他習慣了往日里一嗓子吼出去,九個徒弟上來幫忙,可是這會兒他一嗓子吼出去。

食堂里的人們各干各的,根本沒有人做出任何回應。

趙茹往劉科長那邊看了一眼。

以前還覺得劉科長說不定能對付的江小小,可是經過這段日子的相處,終於明白這劉科長,就沒長腦子。

就他這點兒手段,連自己都不如。

也對,一個小縣城的科長要文化沒文化,要頭腦沒頭腦,是讓他能想出對策去對付江小小。

的確是為難這位大廚。

讓他做飯還行,估計用點兒腦子,實在是為難人家。

張大姐在那裡吼了一嗓子,「干自己的活兒,看什麼看。」

張大姐可不搭理劉大能,劉大能別看是科長,管不著張大姐這邊。

張大姐他們是外邊兒的服務人員。

以前是因為劉大能和他的九個徒弟,擰成一股繩。

是欺負人的一股繩。

他們外面的服務員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。

所以被人家欺負了也只能忍氣吞聲。

可是現在不一樣。

王主任明擺著給大家撐腰,憑什麼不能得罪劉大能?

一個光桿司令還怕得罪他呀!

以前缺德的事兒,欺負人的事兒,劉大能帶著徒弟沒少干。

以至於食堂的人們對他是怨聲載道,這會兒他挨打簡直是大快人心,誰樂意上去幫忙啊,恨不得多揍他兩回。

一個個裝聾作啞。

江小小他們更不會上去幫忙,明擺著兩方是對立的,憑什麼上去幫忙啊?

做好人也不是這個做法。

食堂的人各司其職。

王主任來的時候,就聽到食堂里傳來鬼哭狼嚎的喊聲。

王主任有自己安排的工作人員知道劉大能回來上班兒,所以特意來收拾劉大能的。

怎麼你以為你請病假,想回來就回來,哪有這麼多的好事兒?

以前是怕你沒辦法,現在咱也有底氣。

主要是工作上面離不了這個人,可是現在不一樣啊。

他這兩天江小小私下裡商量了一下,想要培養更多的廚師人才。

絕對不允許以後再出現第二個劉大呢,所以這人才一定要培養出來,手裡握有人才,那才是最後的主力軍。

誰也拿捏不住自己這個後勤主任。

一個劉大能就已經夠他受的了,他可不想再出現第二個,第三個。

江小小人家那絕對心胸寬廣,說了只要他送來人。

一定盡心儘力給他培養,至少半年之內保證可以給他一批可以出徒的廚師。

王主任從底下專門招收了一批工人,一方面是為了給以後的雲山飯店培養一批人才,另外一方面就是想把食堂的后廚這方面進行改頭換面。

自己手裡有的人,十個劉大能他也不怕。

結果他這邊兒剛到,就聽到食堂里有人在喊。

「你們都聾了,沒看見他在打人?你們是誠心的是不是?我告訴你江小小,你別以為我不知道,你不過就是仗著這些人都是你的人,所以你是故意的。

怎麼這個供銷社的人也是你的人吧?小小年紀本事倒是不小。仗著你這一張漂亮臉蛋兒,怎麼這是迷倒了多少男人?」

「劉科長,我敬你年紀大,才叫你一聲劉科長,可是你說話稍微積點兒口德。不然的話,別怪我不客氣,就你這張爛嘴臭嘴說出來的話,這麼噁心人。不挨打那才怪了。」

「怎麼你還想打我啊?來,你動手打我試試。你還真以為食堂你們可以一手遮天,怎麼你也是江小小的入幕之賓?」

「去你奶奶的,就沖你長得這張臭嘴,老子也得好好教訓教訓你。」

「哎呦!打人了。」

「打你怎麼了,就沖你這張臭嘴,打你也是活該。狗嘴裡吐不出象牙,自己沒本事就會欺負人,怎麼著我們好好做事還有錯了?」

王主任到的時候,劉斌正揪著劉大能摁在地上痛揍。

剛才張奎明剛打完了劉大能,劉大能起身之後,就沖著江小小叫喚開了,簡直就是一條惡狗。

以至於劉斌沒忍住上去懟劉大能,劉大能這嘴的確是太得罪人。

所以第二次挨揍。

江小小看到王主任來了,急忙和幾個人把劉斌拉起來,什麼時候打人也不佔理。

這會兒劉大能也看到王主任來了,立刻躺在地上不動彈。

用手拍著地在那裡哭天喊地。

「王主任,你可算來了,你看一看現在的人多欺負人啊!江小小帶著一群人居然打我一個科長,再怎麼說我也是咱們食堂的科長呀。

我是上級領導任命的幹部,怎麼能這麼欺負人?這是對上級領導的不滿。他們簡直是膽大包天。江小小聯合供銷社的那個送貨員,還有食堂里的這些廚子,一塊兒欺負我。

王主任,你可得給我做主。你看到了吧,我就說這些人不能用。

您不能看著他們打人,欺負人吧。我要告他們,我要去派出所告他們。」

前面的話,歪曲事實後面的話,是想要威脅王主任和江小小。

王主任眉頭皺了,皺起來吧,「這麼大年紀的人了,躺在地上。好看啊!」

其實心裡早就樂開了花,要不是自己身份擺在這裡,他都想上去揍劉大能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