凌姑姑差點直接給沈清若跪下:「小姐的厚愛,老奴感受到了!」

。 聊城市實驗小學。

下課鈴聲響起,孩子們像是出欄的鴨子一樣,瘋了一樣的往外面跑,老師聲嘶力竭的維護著秩序。

也不怪孩子們這麼激動,今天可是《奧特曼》的大結局了!

《奧特曼》播放了一個多月,知名度也進一步的擴大,幾乎所有的孩子都成了奧特曼的忠實粉絲。

連帶著沈城的「沈大毒瘤」稱號也跟著好轉起來。

某個普通家庭

「不許你說靳早田哥哥!」

一個小男孩臉上扣著面具,拿著貝塔魔棒,瞪著大眼睛跟自己的父母對峙:「他能變身成奧特曼,還能發激光,嗶嗶嗶嗶嗶!」

「他就是坑人的玩具販子!」

孩子父親不屑的說道,卻看到自家孩子的眼睛猛地紅了起來,小嘴一癟:「嗚嗚嗚,我不許你說我的早田哥哥······」

「乖哦乖哦,爸爸媽媽不說了,寶寶別哭了。」孩子母親趕緊安慰道。

「你不許再說他是毒瘤了!」

「好好好,我們不說。」

「我要剛出的奧特曼八分光輪姿勢模型!」

「好————嗯?」

······

孩子們回到了家,迫不及待的打開了電腦,找到了柚子網,果然,最頂端的大封推就是《奧特曼》的大幅海報,沈城拿著貝塔魔棒站在C位,在他上方的是叉腰挺胸的初代。

一如既往的帥。

除了沈城之外,顯眼位置還站著一個不認識的外星人,應該是這集的大BOSS。

最後一集的大BOSS啊,一定特別厲害!

這隻怪獸的外形並不怎麼魁梧,反而有些消瘦,不像其他怪獸一樣有著兇惡的眼神或者各種各樣尖銳的身體部件,除了兩隻牛角和胸口的橙色發光器官之外,其餘什麼特殊的地方都沒有。

「看著不怎麼厲害啊······」

孩子們有些納悶。

在他們的心中,最厲害的怪獸應該是長得最凶的,身上的零零碎碎超級多,眼神倒豎著還紅彤彤的······然而就這?

懷著不解的心情,片首曲播放結束。

正片開始!

一如既往的,發生了一系列的奇異現象,科特隊前去調查,一系列操作之後,怪獸登場。

到這裡都很正常,孩子們心裡毫無波瀾,甚至有點想笑,就這、就這?

就在這是,叫聲詭異的傑頓登場,剛一登場,周圍的天空中頓時升騰出一團團黑霧,宛如末日,傑頓朝著基地一步步走去,每一步都像是鼓點一樣,捶打在人們的心中。

······

在《奧特曼》大結局放送的時候,郭明的作品《青春之傷痛》上映!

可能是之前在院線折戟沉沙,這一次郭明選擇了網路首播,播放的平台好巧不巧,正是柚子網的對頭橙子網。

橙子網自然也是把大把的資源砸到郭明身上,還很貼心的安排了人物專訪。

專訪中,郭明小小的身體坐在大大的凳子上,畫風有些違和。

「大家好,我是郭明。」

「《青春之傷痛》帶領大家,體會當年青年人的生活,感受青春的淡淡傷感。」

「這一次,有很多圈內朋友加盟,陣容絕對不會讓觀眾朋友們失望的!」

郭明說完之後,專訪主持人問道:「郭導,在同期上映的影視作品中,您感覺哪一部對《青春之傷痛》的影響最大?」

郭明沉吟了一下,笑道:「大家的作品都是很優秀的,比如說《車禍失憶的愛》、《我愛原諒帽》、《婦科男醫生和流產少女》都是極其優秀的作品,都讓我很擔心啊。」

主持人說道:「郭導,您之前參與的《演員都站好》節目,裡面的四位導演都準備推出新的作品,沈城導演的《奧特曼》大結局更是跟您撞檔,對此您心裡是怎麼想的?」

「《奧特曼》?」

郭明的表情有些意味難明:「孩子還沒有長大,覺得《奧特曼》好看也是沒有辦法的,等到他們長大了之後就知道什麼是好作品了。」

火藥味十足,這就相當於挑釁了!

看到這條專訪視頻的觀眾們也是滿頭問號。

「我承認《奧特曼》是子供向,但也不至於這麼說吧。」

「笑死,我一個成年人都覺得奧特曼好看。」

「人家的作品不是好作品,你的作品就是好作品了嗎?每次都是豪車鑽戒渣男茶女之類的,你家青春才是這種東西!」

當然,在郭明的評論區這一畝三分地里,當然還是人家更佔上風,這些人為沈城發聲。

「笑話!《奧特曼》這麼幼稚的東西竟然還有人喜歡?」

「上面那個喜歡看奧特曼的成年人,你莫不是站出來逗我笑的?」

「哈哈哈哈嗝,沈城只不過是一個玩具販子而已,跟郭導這種大導演怎麼比?」

兩方人馬戰作一團,幕後的郭明扯出一抹冷笑,沈城,跟我斗,你差遠了!

······

《奧特曼》大結局,傑頓站在地面上,一步一步的往基地走過去,它的目標是摧毀這個代表人類科技極限的組織。

人類又豈能如他所願?

他們動用了自己能使用出來的最強武器,包括孩子們耳熟能詳的、之前曾經擊殺過多隻怪獸的槍械,但是只是在傑頓身上留下幾個火花而已,連人家的腳步斗阻擋不住。

「請求支援!請求支援!」

基地告急,傑頓已經逼近。

突然,傑頓站住了身體,雙手伸出,平放在自己身前,弧形的光線在手中凝結,朝著基地就打了過去。

「啟動最強防禦!」

基地的最強防禦啟動,外側防護罩開啟,建築物本身也得到了最大程度的強化。

然而,傑頓的弧線光線僅僅是一瞬間就撕裂了外側防護罩,餘波還能震碎附加防禦網路的窗戶。

這就是沈城的安排了。

在原作里,苦於技術限制,傑頓的壓迫力不夠,就連招數也相當的沒有牌面,也留下了「能打死奧特曼卻只能打碎科特隊玻璃」的笑話。

在沈城版本中,傑頓同樣也只是擊碎了幾扇玻璃,但是所代表的含義就天差地別了。

就在這時,靳早田匆匆趕到,從懷中取出了貝塔魔棒。

嘩呀呀呀呀。

奧特曼變身!

。 王末一臉不願意在一間路邊攤坐了下來,安楚妍則在他右側。以防哈迪斯有什麼別的目的。

「你來找我,是要你的眼睛吧。」

「我問你要你會還給我嗎?」

「不是要打造什麼『神器』嗎,都還沒完成,就讓我暫時保管它。」

哈迪斯也沒有反對,他知道這個結果,這次他來,是有其他的目的的。

「隨你的便,主神受傷的事情你知道了吧。」

「耳朵都生繭了,能不知道嗎。」

「那你知道瞢拿走了什麼嗎。」

「我不想知道。」

「是神珠。」

「…………」

哈迪斯頓了頓,拿起了桌上的一瓶燒酒喝了起來,「神珠的重要性你也知道,現在我們只能寄希望於你能找出瞢的真實身份,只有這樣,我們才能掌握他的行蹤!」

「我就奇了怪了,你們知道他在哪又怎麼樣,能做什麼,上次人家一個分身就硬剛你們十二個人,用屁股想想也知道對方不是什麼好惹的傢伙吧。」

王末實在是吃不下東西了,面前的菜肴他一點胃口也沒有。

「你說的不無道理,但是宙斯已經失去理智了,現在整個天界都在為了他而拚命的尋找瞢。

至於波塞冬和雅典娜兩人的事情,早就拋諸腦後了。唉,也不知道這樣的情況什麼時候才能結束。」

「嘆什麼氣,反正神珠對你來說可有可無,偷偷划水不就行了,那傻逼難道敢直接對你動手嗎。」

王末到翻了翻白眼,一隻手撐著側臉。

「就怕這件事並沒有那麼簡單,我懷疑,宙斯跟瞢這兩人是一夥的,目的就是為了盜取神珠!」

哈迪斯的猜想讓王末差點沒有從椅子上摔下來。

「有什麼根據嗎。」安楚妍嚴肅的問道。

「有一件事你們應該清楚吧,現在我們十二主神完全不能以真身降臨人界。」

「滅神結界嘛,我知道,可能是老天爺覺得你們太邪惡了,所以就不讓你們隨便踏足人界吧。呵呵。。」

「我們就是天,哪來的老天爺。」哈迪斯放下了筷子。

「所以呢,其中有什麼關聯嗎?」

「我調查過了,這個滅神結界的能量跟那個瞢的能量有異曲同工之妙的地方。上次與他交鋒的時候我才確定了自己的想法。」

哈迪斯也不想這麼多疑的,但是神珠是維持天界平衡的寶物,雖然東西不歸他們管,但是他們作為主神,天界的秩序要是出現混亂,主神都要負責任。

哈迪斯最不喜歡麻煩了,怎麼可能不想這件事趕緊塵埃落定。

「你這麼說也不是沒有道理,能設置這麼強的結界,也只有瞢一人了。但是那傻逼要神珠幹什麼,他不是在天界一人之下了嗎?」

「我也想知道,但是神珠的事情絕對跟他脫不了干係,我們務必要在他真正殺你之前把神珠掌握在我們自己手中。」

「啊這…你們不是一堆人都在支持別西卜嗎,看樣子到最後還是想利用完老子就丟了唄,這尼瑪還說是為了蒼生的神?」

王末就差吐一口唾沫,要不是會長在旁邊。

「不要一棍子打死一船人嘛,我不是站在你這邊嗎,魔界現在不比我們好多少。

你死了之後,之前那些被你打壓的惡魔都開始出來橫行霸道,別西卜那小子現在不過只是暫時壓制他們,撐不了多長時間。

所以,讓你重回魔界之主的位置,不僅對於魔界是好事,天界也同樣。

別忘了,現在我們神不能降臨人界,要是惡魔開始出現在人界鬧事,誰能阻止?」

「說了一大堆,搞的我好像就是救世主一樣,別廢話了,趕緊告訴我找我有什麼事,我很忙的。」

「也沒什麼大問題,你們從現在開始,知道任何關於瞢的情報都不要告訴十二星座,宙斯估計也不知道瞢的真實身份。

在他還沒有真的注意到我們的計劃之前,神珠要掌握在我們手中!」

「我拒絕。」

「什麼!?」

「我說了拒絕,你們的事情關我毛事?反正我知道瞢的事情告訴她們就兩清了,我這是契約精神。」

「你糊塗呀,要是神珠落在宙斯手上你知道後果有多嚴重嗎。」哈迪斯著急了起來。

「啥玩意,難道在那個瞢手上就不危險嗎,好了,我要回去休息了,下次記得,麻煩別人的時候,拿出一點誠意來。」

王末說完就跟隨安楚妍一起離開了哈迪斯的視野。

「很快你會改變主意的。」哈迪斯看著兩人的身影漸行漸遠。

二人來到了一座橋邊。安楚妍拉住了王末一腳。

「王末,剛才的事情你怎麼想?」

「會長,你不會要跟天界的人扯上關係吧,十二星座就已經夠頭疼了,趕緊把瞢的真實身份告訴她們,趁早結束。

宙斯想要做什麼關我們什麼事,我們不是更應該把注意力放在魔界和別西卜身上嗎。

事情已經夠多了,我不想再惹上那麼多麻煩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