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心思全都在方才那粉紅色的信箋上。

「……絕對沒有。」傅辭淵連忙指天誓日,可心裏到底還笑開了花,這麼在意,不就是吃醋了,「這是……洵武家中親朋寄來的。」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